草榴社区地址_要狠狠撸_刺激撸网站_草榴邀请注册码_天天撸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二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二章

    时间:2018-05-17 小范、启辉和俊堂暂离欣恬后,开车到华西街一家有名的壮阳食补店,点了牛鞭、牛睪丸,还有一堆号称能让男人整晚金枪不倒的补品,吃到快凌晨一点才付帐离去。在车上,三人已经感受到补品的效力,不仅浑身燥热,裤裆下的家伙也硬梆梆撑得十分难受,小范和俊堂一直催着开车的启辉加快油门,好回到公司将全身慾火发洩在他们美丽的小公主身上。   「好啦!我不是很快了吗?忍一下!就快到了,你们以为我不急吗?」一手抓方向盘、一手拿手巾拭汗的启辉不耐烦的答道,其实他们回到公司的地下停车场也不过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三只慾火焚身的禽兽却觉得彷彿有一个钟头那么久。   出了电梯,小范三步并二步的快走到资料室门口,运指如飞的按下密码解除电子锁,小范是业务部的小主管,这间资料库归他管,随时可以更换密码,这所以他们才会没顾忌的将欣恬留在里面。   启辉和俊堂亦步亦趋的跟在小范后面,离开了二个小时,想到可以再把欣恬柔暖光滑的玉体拥入怀里尽情蹂躏,三人心中不约而同有种小别胜新欢的兴奋和新鲜!门一推开,就传来声声让人血脉贲张的哼啼,果然是欣恬嘶喘力竭的在扭叫,四条畜牲正用它们灵活的舌片朝她围攻调戏,手脚被缚在一块的美丽身体根本无处可躲。   「看!你的白雪公主被四条小淫狗搞得真够惨!」小范谑笑的朝俊堂说道。   「去你的!她就不是你的白雪公主?要不是被我们知道她有多淫蕩,你还不是一直把她当圣女!」俊堂不甘被亏的反击。   ……   在他们你来我往的抬槓中,桌上的欣恬奋力的踢着和手腕牢牢捆在一起的玉腿,模样显得十分狼狈,一点也不像这种清纯脸蛋的美女所作出来的动作,可怜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因为一条小狗正扑在她被迫敞开的两腿间,舔着从假阳物边挤出的红黏唇肉,这样的酷刑在他们回来前不知已进行了多久?只见她屁股下的桌面积了一滩黏稠的水泊,应是狗的唾液和蜜汁混合流下的,整片股沟和两侧臀肉全是湿糊糊的东西,还杂着一些白色的分泌物。   「呜……用……用力……深一点……里面……好痒……啊……嗯……哼……这样……不够……求求……你……这样……没碰到……」   长达二个钟头的折磨,只要是人都早虚脱了,被绑成淫乱姿态的身体却仍不甘心的用最后一丝气力在桌上挺扭,呼唤爱郎般乞求着小狗更用力舔她私处。其实不能怪她不知羞耻,因为嫩穴被他们涂了淫药,光是这样把她丢着二个钟头不管就够可怜了,这些男人还留下这四只小畜牲陪她,这段时间里,它们不间断地挑起她的情慾,却又无法让她得到满足,这种不上不下的痛苦,连烈女都会受不了。   「干……这些畜牲的样子真他妈的够贱……」启辉忍不住骂起他带来助兴的几条小杜宾,除了正在舔欣恬下体的那条外,其它几只则围着她突袭乱舔,彷彿让欣恬不住求饶挣扭是它们最大的乐趣,其中一只竟还骑上她大腿,猛动屁股磨擦下面的小屌。   「是很贱……贱得让人受不了……」小范目不转睛的念着,一具活色生香的美女,赤裸裸被四条狗欺负的景象,任谁看了不会慾火攻心?   「呜……」这时舔她私处的那条狗因舌头构不到更深入的地方,已显得十分不耐和暴躁,竟张口咬住那条横塞在肉缝里的假阳具乱扯,欣恬登时更像疯了似的扭喊起来。   「太刺激了……」俊堂亢奋得整张脸涨红。   「小贱人,你舔过狗屌吧?也来尝尝它的……」趁着那条杜宾还在她下身乱搞,俊堂抱起另一条狗儿,让它后腿跨在欣恬脸上,热腾腾的小肉肠刚好压在她唇间,狗体的骚臭味令欣恬想转开脸。   「张开你的嘴好好舔!听到没有?!」俊堂粗暴的掐住她白皙的颈子,威胁道。   「嗯……」欣恬憋不过气来,只好屈服的启开双唇、含住那条细短但充满生气的狗鸡巴慢慢的吮舔。   「哈哈哈……真过瘾……昨天看了她跟狗作的带子,早就想实地玩玩看,没想到能如愿以偿,只是这几只贱狗的老二未免小了一点……」   「大的已经看过了,小的也很有趣,总之我真得快忍不住了……」   ……   三个男人边谈论边脱下衣裤,在这淫乱的资料室内,三男四狗合奸一位美丽女子,不论是狗或是人都已精光赤条,最后他们只留一条狗在桌上,将其它三只抱下来。   「先和小狗表演一下让我们尽尽兴,再轮到我们干你……」小范解下缠绕欣恬胯股的绳索,将那根折磨了她半天的电动旋转阳具取下,可怜的漂亮肉花因长时间被刺激而充血成深红色,黏糊糊的耻洞和尿孔像鱼嘴般张着。   「好好跟它调情,等会儿它也会是你的亲老公……嘿嘿嘿……」小范抱起狗儿,将它的嘴管堵到欣恬唇边。   「唔……不要……讨厌……」欣恬虽然意乱情迷,却也不想和狗亲嘴,因此一直皱着眉转头躲避,无奈狗儿却对她十分有兴趣,一直追舔着她柔软的唇瓣。   「不准躲!给我张开嘴!我还没看过人和狗亲嘴!今天一定要你作给我们看看!」启辉大声的威逼,一只手伸到下边搓揉她敞开的耻户让她无法专心抵抗。   「啊……ㄠ……」被攻击女人弱点的欣恬一阵乱颤,快感淹没了所剩无几的理智,就再也无法矜持的和狗儿亲吻起来,只见两片柔软玉唇和长长的狗嘴接在一起,粉红可爱的小舌头伸进狗口内乱舔,狗舌也不遑多让的整条钻进她口腔,人犬的津液交融流遍嘴边和唇角,景像简直淫乱到极点。欣恬几乎已忘了她接吻的对象是条畜牲,闭着眼享受起狗舌灵巧的挑逗,三个男人看足了瘾,小范才把狗儿抱起来,变态的逼问欣恬:「想不想让它干啊?生条狗宝宝好不好?」   「不……不要……」欣恬急促的喘着气,一脸羞红的媚态早以透露出她的渴望,但潜意识的自尊怎么也不许她说出愿意这两个字。   「怎么不要呢?让这根小鸡巴来满足你,你当它老婆,为它生一窝小狗狗不好吗?」小范边说边逗弄着狗儿下腹直直站立的小屌。   「我……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当狗的老婆……我是人……我……我有DAVID爱……不需要狗……」欣恬像突然醒过来似的扭叫着。   「嘿嘿……她已经记起自己不是母狗,我看药效大概差不多要过了,赶快让他们圆房吧!」坐在桌边,手没闲着一直在把玩欣恬玉乳的启辉朝小范说道。   「好吧!小畜牲,这趟便宜你,去快乐吧!」小范将狗儿放在欣恬敞开的两腿间,身经百战的小种狗熟练的採取了交配的有利姿势,只见它前腿稳稳踏在不安蠕动的雪白柳腹上、狗腰顶住身下美人毫无防御的下体,结实的狗臀微微的扭了几下,就听到欣恬激烈的呻吟,想必小屌已成功找到入口。   「不!……不要啊……」欣恬虚弱的呼救,在她眼前慢慢清晰是一颗狗头,色巴巴的吐着舌头,辣辣的狗鸡巴烙在她燥痒的耻肉上,已经準备好要作那档子事,这种悲惨的景像让渐渐清醒的她觉得自己根本不被当人看待,竟然要二度兽交来满足男人变态的慾望。   然而想逃走已不可能,狗臀振了第一下!坚挺的肉肠刺进洞里!   「啊!……」欣恬浑身痉挛的哀号起来,当它振第二下时,她翻着白眼简直要晕过去的凄惨模样。   「不会吧?这么小的家伙能搞到她舒服成这样?」三个男人对她出乎意料的激烈表现感到不可思议。其实狗儿勃起的小鸡巴并不是插进她阴道,而是阴错阳差的进到她尿道里,所以每抽送一次都让她感到几近昏厥。   而兽慾正旺的小种狗怎会知道身下美女的辛苦,只见它狗公腰愈动愈快,欣恬除了激烈摆头、声嘶力竭的号叫外,就只能努力在桌上像蚕虫般蠕动,想避开狗屌一次比一次强烈的插入。无奈可恨的狗儿一找到发洩的洞穴说什么也不愿放弃,下腹就如吸盘般紧黏着欣恬耻户,她移到哪里就跟到哪里,一直到欣恬已快从桌边掉下去,围在旁边的男人又把她推回桌子中央让她继续被操,这时狗屌根部已经胀起,塞得尿道几乎要爆裂。   「不要……啊!……救……救我……不要……啊!啊!……」狗儿最后深深顶住欣恬下体、不停吐舌头,不是第一次遭兽奸的欣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更屈辱的事,因此顾不得一切的拚命的号叫求救,但任她如何哭喊也逃离不了悲惨的命运,一股热浆已悉数射进她膀胱里。   激情过后,狗屌终于软化脱离她的尿道,混着狗精的尿水也一古脑的跟着喷出来,小范他们这才明白,原来狗老二是进到不该进的地方去了,难怪她反应会激烈成这样。   狗屌得到了发洩,三个男人却愈发觉得小弟弟肿胀难受,启辉和俊堂本来就要一拥而上,小范却提议带她去开房间玩得比较舒服,二人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好不容易把梦中佳人搞上手,粗暴的游戏玩过了、总要找个舒适点的地方好好疼人家。于是他们迅速着装、整好狼藉凌乱的现场,将资料室恢复原本整齐的摆设后,解开欣恬手脚的捆缚,胡乱的帮她穿上衣服整理头髮,启辉和俊堂扶着她走在前头,小范则在后面关灯锁门、重新设上保全……   ※※※※※   经过一整晚激烈缠战,四条精赤的肉体横陈在汽车旅馆房内的大床上呼呼大睡,秀髮凌散的欣恬被拥在三个男人中间,她睡得很沉,不久前这些精欲旺盛的男人还毫无节制的在她纤柔的身体上索求着,使她看起来脸色苍白而更显可怜迷人。   从四人不堪入目的睡姿就可知道昨晚的奸戏有多刺激和淫乱,欣恬是趴在俊堂身上睡着的,两人还维持着69的口交姿势,俊堂将她白皙光洁的屁股抱在嘴边,黏肿泛汁的唇缝淌着不知是谁的精液,被插到嫩肉外翻的菊肛都还有白浊的泌物,真无法想像俊堂竟然不嫌髒;而俊堂那条不知已操了她几次、沾染黏液和粪渣的骯髒肉屌、也软绵绵的偎在佳人柔软的唇边,享受着从她口鼻呼出的香甜热息吹拂。分睡在他们两侧的小范及启辉则大字形的趴着,半边手脚攀覆在欣恬背上,六条毛茸茸的粗腿和二条匀长光滑的玉腿缠夹在一起,那光洁精緻的脚ㄚ在男人粗黑的大脚间也显得格外雪白纤秀。   一直到快中午三个男人才陆续醒来,欣恬却仍睡得香沉。   「该起床了!」小范用脚蹂着她饱满的屁股唤她起床。   「嗯……」欣恬睡意仍浓,只是呻吟一声、把身子转到另一个方向继续睡。   「妈的,看她这种样子,真想再上一次!」俊堂扯住她凌乱而散发幽香的长髮,将那清秀的脸蛋拉起来仔细端详。   人说美女刚睡醒的慵懒神态最是性感撩人,俊堂不觉慾火又燃烧起来,一颗心怦怦的跳着。被扯痛头皮的欣恬并未完全醒来,只见她微微的蹙起眉头、迷濛的娇眸不情不愿的睁开一丝小缝,那没上脂粉的素唇、依稀可见青嫩血管的白玉颊颈,每一吋肌肤都像在勾引着男人:「来吧!快上了我,请尽情的蹂躏我!」   因此不只是俊堂受不了,启辉和小范也不约而同的吞下口水。   「不行,还是得离开……随时都能搞,不急着今天。」小范虽然也捨不得放她走,但他们四人今天早上都没进办公室,虽然公司采自由管理不用打卡,但还是有些事要处理,而且要是DAVID发觉欣恬失蹤,到时追究起来恐怕会事迹败露,反正欣恬已经被他们糟蹋成这样,有了把柄在手里,不怕她敢抵抗,以后随时都能吃得到。   「好吧!还是先忍下来,昨天打了那么多炮,也该让弟弟休息一下了,只是她还没醒怎么办?」俊堂望着小范和启辉道。   「可能太累了吧,我们三个都累成了这样,更何况她是被我们轮流玩的,两个洞也不知被插了多少次,你们看,连屁眼里的肉都翻出来了,还红红的……」小范蹲在她屁股后面用手指翻弄着她的肛门。   「嗯……DAVID……不要……」欣恬浑噩的哼了一声。   「有反应了,快醒了吧?她还以为是她那口子在弄她呢!嘻……真有趣……用手指插看看会不会醒……」小范把指尖移到鲜艳欲滴的耻缝口,小心翼翼的往内插入。   「哼……哼……别这样……人家好累……还要睡……」仍以为自己在爱人枕边的欣恬眉头揪得更紧、玉唇微微张启,不知所以的娇哼着,听看在三个男人耳中比什么都还煽情。   「里面好烫!」小范忍不住呼道,可能是处在睡眠的生理状态,阴道里头温度高得惊人,手指都快被熔化的感觉。小范兴奋的把手指插到最底,开始抠挖如丝缎般紧滑的肉壁。   「ㄠ……讨……厌……ㄠ……」欣恬轻颤的娇躯浮上一层淡淡的晕红,阴道紧紧的吮住手指。   「真爽……好过瘾……小妻子的屄真够馋,吃得好用力……」小范彷彿忘了他只用手指,竟像把老二放进去一样的爽叫。   「我也来玩看看!」启辉也腾出手指加入,可怜的湿软嫩洞被两根粗指挖得啾啾作响,不断冒出黏浊的穴水,「啊……不要……」欣恬张着嘴愈哼愈大声,弯弯的睫毛不住颤抖、眼看已快完全清醒。   「我来弄她屁眼!」俊堂怎能忍受他两个同事一直在他面前欺负欣恬,他却像看戏般毫无动作,于是他把目标放在欣恬已被操的翻肿的菊肛,伸出中指粗鲁的朝菊心扎进去!   「啊!不要!」欣恬痛得完全醒过来,奋力的从三个男人欺凌中爬走。   「你……你们!不是人!……禽兽!」她终于发现自己不是在DAVID身边,刚才睡梦中狎弄她的都是这些不要脸的禽兽。她也慢慢回想起昨天一整夜的荒淫,顿时泪珠如雨般滚下来,一双美眸充满了愤恨和悲凄,巴不得冲上去杀了这三只玷污她身体的禽兽,只是这么柔弱的力气,能否逃出魔掌都还是问题?想到佔有她身体的男人又多了几个,真不知还有什么脸可以回去面对DAVID。   「别说什么禽兽不禽兽的嘛,多难听啊?你昨晚和我们这些禽兽玩得可热烈呢!还『老公、老公』的一直喊我们……」   「对啊!我的弟弟被你吸得都还红红的,还说讨厌呢!……」   ……   「住嘴!我没有!我没有!」欣恬摀住耳朵、激动的摇着头尖叫!但这些男人不堪而残忍的羞辱话语,却像可以不经耳朵进到她大脑,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创早已非常脆弱的心灵。   「妈的!臭婊子!你给听好!」俊堂突然狠狠捏住她美丽的下颔,迫她痛得无法再挣扎,不过一双黑白分明的水眸仍倔强的瞪着眼前男人。   「瞪我?很讨厌我是吗?妈的!有钱人就可以玩你!我难道就不行吗?!」俊堂粗鲁的扭住她涨红的脸蛋。   「你……是……猪……」欣恬痛得泪珠大滴大滴掉落,却仍奋力挤出话来骂俊堂。   「可恶!贱婊子!」自尊心受创的俊堂愤怒的将欣恬推倒,她还来不及爬起来,两只脚踝已落入俊堂粗糙的大手里,接着就被头下脚上的提离床面。   「你作什么?放开我!……啊……」欣恬像被人倒抓尾巴的美人鱼、拚命在俊堂手下扭动,俊堂虽然身材不高,但臂力却十分惊人,欣恬纵使挣扎得利害,两只脚ㄚ仍旧牢牢的握在他手里。   「说老子是猪?那我就让你当我的母猪!」他放开欣恬一条腿,腾出强壮的胳臂环住她苗条的柳腹,接着另一手再下去帮忙,然后一股作气将她往上揽。   「不要!放开我!……你是变态!呜……放开我……」   只见凌空弯举的两条美腿不死心的乱踢,想要合起来,却会把男人的头夹在中间,反而变成更猥亵的姿势;若要任它分开,却又等于把私处和肛门展露在他眼前,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时,俊堂已把嘴埋进她下体,唏哩呼噜的轮流舔吃肉花和菊肛。   「不!不要!……你是猪……放开我!好噁心!啊!……」欣恬两只小拳头奋力捶着俊堂的腿,却一点也撼动不了男人的蛮力。随着体力的消耗和快感的递增,她渐渐无法再动了,拳头早已握不起来、胳臂还紧紧反勾住俊堂毛茸茸的小腿,支撑住欲往下滑的身体,倒挂胸前的两粒雪白肉球随着喘息而晃颤,乳尖还缀着汗珠,乌黑秀髮如飞瀑般的洒落在床上,模样说不出的淫乱凄美。   「舒服了吧?」小范和启辉趴到她面前,和她的脸相距不到五公分,一脸淫笑着问道。   「没……没有……」揪着眉辛苦哼气的欣恬哀羞的别过脸,血液充到大脑使得她愈来愈昏沉,对快感也愈来愈没抵抗力。   「我们也来帮你吧!」小范和启辉互换了一个眼色,两人又朝前欺近,伸出魔爪一人一边抓住她倒垂的乳房舔吃起来。   「啊……啊……别……那样……呜……讨厌……呜……别那样……啊……」欣恬再也无法抵抗这三人下流的攻势,失神的哭喊着,二边大腿将俊堂的脑袋紧紧夹在中间,脚趾头一根根的握了起来,酥胸更不自知的朝前挺,彷彿在配合吃她奶子的二个男人。   这样折腾了她好一阵子,见她玉体一阵乱颤,接着虚脱似的软了下来,三个男人这才放开她,可怜的欣恬除了喘气,就再也没力气说话或移动了。   「怎样?还说我们是禽兽吗?跟我们在一起很快乐的,不是吗?」小范抚着她汗淋淋的酥背问道。   「哼……」欣恬羞恨愈绝的转过脸,在他们手里,被他们强制玩弄到高潮,根本就不是出自她的心愿,但反驳只怕会招来更多折辱罢了。   「你淫蕩的样子全被我们录下来了,以后就只能乖乖听我们的话,不然我就把这些带子Copy送给你英俊有为的老公看!知不知道?」启辉扯起她凌乱的秀髮威胁道。   「……」欣恬咬着发抖的玉唇,紧闭泪眼不愿回答。   「问你知不知道?回答啊?!还是要我找更多男同事来欣赏带子,然后再一起玩你?」   「不!不要!」欣恬闻言惊叫出来。   「那你以后听不听我们的?」启辉趁胜逼问。   「嗯……」欣恬悲痛的点了一下头。   「『嗯』是什么意思?是听还是不听?」可恶的小范在一旁帮兇。   「听!我听话!……你们满意了吗?!……」欣恬羞恨交加的叫出来,接着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听话就好!贱婊子,一定要人这样修理才肯安份!」启辉这才满意的把她的脸掼在床上、鬆开抓她头髮的手。   「既然听话就来穿上这个吧!」小范从床边的袋子中拿出了一团亮晶晶的钢丝,欣恬闻言抬起脸望去,只见小范的手一抖,那些钢丝匡啷啷的落下来,变成许多大大小小相连的钢丝圈。   「那是什么?我不穿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欣恬忍着羞怒略带激动的道。   「由不得你,穿上这个后你白天就只属于我们三个人,以后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来找我们,让我们为你换上这套确保你不会和别的男人乱搞的贞操衣,你平常穿来的内衣裤我们会帮你保管,不过别担心,下班我们会帮你换回来,不会让你未婚夫发现,知道吗?」小范残忍的说道。   「你别想!凭什么要我为你们穿贞操带?就算被你们强姦过,我也不是你们的!别太过份了!」欣恬脸色惨白的抗议。   「嘿嘿……她还以为她还是纯情的大美人呢?」启辉淫笑着向小范道。   小范拿着那件钢丝内衣一步步逼进欣恬,残酷的说着:「告诉你好了,就凭你昨天晚上和我们玩四人游戏的骚劲,我们都录了下来,说真的,连我都不敢相信你那么大胆,那么难看的姿态都能配合,要是把这带子放给DAVID看,你就算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相信你是被强迫的……」   「你……」欣恬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全身力气和意志都被掏空了,只能呆呆的看着三个男人围过来将自己抱起,七手八脚的在她身体套上那些怪异的大小钢丝圈,脑袋一片空白的欣恬就像个玩物般任人摆布,只感到冰冷细紧的钢丝紧绕过胸乳和腿胯,穿好后小范在她屁股下面锁上了一只小锁,如此一来就只有他有钥匙能帮她脱掉这件可恼的东西。   「好了!这才乖,这套钢丝内衣真适合你,穿起来身材更好了!」   「是啊!就像量身定作的,这样就不用戴胸罩了……」欣恬在他们三人的品论中慢慢回过神,低头看自己可怜的美丽肉体,已经被细细的钢圈像绑叉烧一样分割,乳房根部遭一圈细钢丝紧紧围住,白嫩的奶子夸张的向前涨出,雪一般的乳肉下依稀可见青色的血管,除了锢住乳峰外、还有三根半圆形的钢丝所作成简单的罩杯、精巧的托住份量不小的肉球,不过却没一点遮蔽的功能,乳峰顶端的奶头也被钢丝缠绕住,充血宛如一粒红色小灯泡。   另外还有两道钢丝绕过她纤细的柳腰,深深扎进柔软的两腿间,敏感的耻肉好像被钢丝夹到,欣恬才轻轻动了一下腿,下体就传来不舒服的感觉。   「走走看!」小范拉着她的手要她试走,怎知脚跟才离开地面一点点,阴唇就传来一阵撕扯。   「啊!……不行……好痛!呜……你们别给人家穿这个……」她双膝一软坐倒在地上哭泣。   「怎么会这样?没调整好吧?」小范疑惑的念道。   「抱起来看看!」俊堂蹲下身去,将欣恬像小女生尿尿般捧起来。   「可怜!你没帮她弄好,钢丝夹到阴唇了啦!难怪痛成那样……」启辉和小范蹲在欣恬下体前研究讨论。   「乖,别哭!调整一下就不痛了」小范安慰的说道。   「呜……我不要穿这个……我不要……」欣恬软弱的哭求着,但根本没人听她。小范将那片被夹成深红色的小肉唇从两道钢丝间强拉出来,欣恬痛得又滴出尿!经过调整后,钢丝虽已不会再咬到耻肉,却仍深深压迫顶端的肉豆,其实这是他歹毒的计划,让她不时受到肉体需要的煎熬,却只有求他才能浇熄慾火。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怪人上了我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