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榴社区地址_要狠狠撸_刺激撸网站_草榴邀请注册码_天天撸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三十章 龙腾开张
 

    天地之间 第三十章 龙腾开张

    时间:2018-09-18 到了八月底,「碧潭飘雪」那边全部收拾就绪,两套跃层式房子的装修都弄得现代而有气氛,「关键还是靠人啊!」我不得不感歎道,雯丽巧手慧心,又有大学基础,美学上的修养和感悟的确不同凡响。   由于是一梯两户,做办公室的那一套位于8幢1单元1号,是一、二楼的跃层,整个装修是白色为主的现代冷色调,办公家俱也是非常简洁明快。由于是框架式结构,全部结构做了调整,按办公的要求进行了分区,一楼是会客厅、业务部、公关部和财务部,二楼是办公室、总经理室。   做宿舍的那一套是位于同一幢楼的同单元的2号,占的是三、四层,原来预定是不同的单元,但想到还是同单元隐秘些,单元门关起来就是一家了,免得让时髦靓丽的她们在小区里走来走去太打眼了,就这样改成了同单元的两套。   这里整个装修是带点粉色系的暖色调,显得温馨和暖,家俱也与之相配,按我的要求,房间多床也多,几乎每房一床。加上全套的警卫、电子设备都安装完毕,这让我很高兴,对跟在身边的雯丽、「第四空间」的何经理和最近一直跟着监督施工的谢娟讚赏有加。   新的公司总算开张了,看着「龙腾贸易投资有限公司」的铜质招牌挂了起来,我和雯丽都有种兴奋的感觉,我们的舞台已经搭起来了,今后就看咱们怎么唱戏了。   我们把房间进行了简单的布置,由于公司人手不多,让月琴和春花过来,穿上高跟旗袍往那里一站活脱脱一对高挑娇媚的迎宾小姐,而雯丽和谢娟则是白色衬衣加上合身的藏青色西服套裙、白底红色小圆点丝绢领花透出一股喜庆的气息,而脚上是肉色长筒丝袜、黑色高跟鞋,一付典型的白领丽人的打扮,唯一的区别是谢娟的脚上是双黑色绒面方头后空绑带高跟包鞋,性感骚俏,让我随时可以细细玩味。   赵志来了,开着他的BMW528,带着他那两个活宝,三人一色的黑色西服,戴着墨镜,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大哥似的。而赵华和赵静也来了,她们是坐厂里的老本田雅阁来的,还送了一个花篮过来,我看她们提着篮子过来就直想笑,「这不明摆着提篮子要钱吗?」心里暗自想着。不过不敢怠慢,连忙迎上前去招呼着。   在龙腾公司崭新的二楼办公室里面,我们开了个碰头会,赵华、赵静、赵志和我,还有雯丽五个人一起参加了,这是雯丽第一次和她们直接面对面。雯丽清晰而有条理的发言、落落大方的仪俵以及不露痕迹的关心和逢迎让赵华两姐妹觉得挺满意的。最后,我一人给了个2000元的红包,笑着说:「雯丽是副总经理,而我什么都不是,所以也不敢太放肆,每人发点意思一下,今后希望大家齐心协力,将事业做大,那时候拿的可是十倍百倍啊!」大家在一片歌舞昇平中落得皆大欢喜。   送两个钦差出门的时候,我低声对赵静说:「老爷子那里就请他多放心,现在飞龙厂里我安排搞了个『生命原液』,整个销售和经营情况都挺不错的,龙腾也成立了,上次说好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总之让你们满意就是我的最重要的事情。」   「白秋,看你的了,老爷子身体不太好,昨天又开始输液了,我们两姐妹要照顾好他,这边全交给你和赵志了,我们的身家都在你们这里,你可要好好干,别辜负我们的希望啊!」说着赵静有些动情了,眼睛都湿润了。   我也有些感动的样子,一个劲地表忠心,「赵静姐,您看罗曼什么时候能过来呢,这里开张了,我特意给她留了位子呢。」   「快了,我让她直接和你联繫吧。」   「那我们之间的事情过不过她的手呢?」我暗示着问。   「小孩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还是我们自己来稳当。」赵静的话让我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送走了两人,我和雯丽想回办公室,却被正打手机的赵志给拉住了,我问他怎么啦,他使个奇怪的眼神笑着说:「等等吧,等会儿就明白了。」   我正站在那里发愣的时候,两辆奥迪A6从「碧潭飘雪」的东大门缓缓驶入,穿越滨江小道,停在龙腾公司的楼前。这两辆都是GA红牌车,编号靠前,光这两辆车一前一后就显得气度不凡。   穿着白底粉红牡丹贴身高开衩绸缎旗袍和粉色带袢后空高跟包鞋的一对迎宾小姐──月琴和春花早已吓得不知所措,站在旁边发愣,雯丽也下意识地抓紧了我的手。   关键时刻,还是男的管用啊。只见赵志的两位保镖急步上前,打开第一俩奥迪的车门,下来两个身高一米八的青年男子,他们全穿着黑色风衣,围着白真丝围巾,戴着美国将军麦克阿瑟式的墨镜,有一个手持对讲机,另一个背手站着双双护卫着第二辆车。   两名护卫几乎同时打开第二辆奥迪的后面两扇车门,把手挡在门檐上,车上下来两名身高一米七以上的漂亮女人,手持公文包,穿红色风衣戴墨镜的女人留披肩发,面容姣好像是贴身小蜜,不过这小蜜档次可够高的。另一名穿意大利黑色皮夹克、皮短裙的像是贴身女保镖,留着清爽的短髮,胸脯很高,身材却很纤细,浑身透出一股英气。   最后一名三十五六,穿黑风衣、黑色高档意大利西服、戴水晶墨镜的男人下了车。赵志一见,连忙迎了上去,握住那名男子的手,连声道谢,「大哥百忙之中还抽空来看看,实在让我们荣幸万分啊!」   趁两人寒暄的时候,我看出一点风头,连忙凑了上去,点头哈腰地象小日本一样,嘴里比蜜还甜,「大哥,您光临寒舍、小弟这里是蓬毕生辉啊,快请里面坐,快请……」。   那名被称为大哥的人没怎么把我放在眼里,对赵志接着说:「老赵啊,今天正好路过,手机里听说你开了家新公司,特意来看看。」   赵志也笑着说:「大哥,您能来咱们也粘粘富贵气啊。」   说到这里,那个男人才抬起头来看看我,「这位是我的小兄弟──白秋,以后请大哥多关照啊!」赵志拜託着,我也连声说:「大哥,请多关照了……」   「白秋,怎么写来着?」   「白色的秋天,白秋。」我解释说,赶紧送上三张才印好的名片。   「白色的秋天,白秋,好像凄惨了点,习惯上应该叫金秋嘛!」旁边的女秘书笑着说,不过音色略有点低沉。   「好了,公司太小了点呢,我们这么多人,就不打搅了。」大哥说完,和赵志握手道别后又上了车,其余的人一眨眼时间都不见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两辆车已经绝尘而去了。   「这是谁啊?」我有点颤巍巍地问。   「老爷子。」   赵志的话让我大吃一惊,「这么年轻啊!」我感歎着说。   「你不是也喜欢别人叫你『爷』吗?」赵志皮笑肉不笑地问我。   我尴尬地回了一句,「那是,那是……」心中暗想,是谁嚼的这舌头呢,要知道的话我一定灭了她。   这时候,身边的雯丽转过了头,「是雯丽吗?」我暗自嘀咕着,但看着她神色自若的样子,又不敢乱怀疑,当然自己也不愿意,现在她可是我这个「龙腾贸易」的台柱子呢。   「走吧,白秋,咱还要谈谈正事了呢。」赵志看着有些失神的我,很有绅士风度地弯腰伸手邀请我。   我回过神来,对赵志笑笑说道:「不好意思,头次见这个阵仗,有些发甍了呢。」   我们一起往回走,要进门的时候,我对雯丽说:「你在外面多照应一下,我和大哥想单独商量点事情。」看着跟在赵志后面的两尊门神一样的家伙,我想让雯丽也挡了,「他们是大哥手下的人,你安排一下,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   雯丽好像明白过什么来,笑着对我说:「白总,您放心谈您的事儿吧,外面我会安排照顾好的。」   我和赵志来到二楼总经理室,关好了门,开始合计起来。其实这些问题一直都在讨论,但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坐在一起聊个明白。头绪实在太多了,我们也不能面面俱到,先捞干的说了。   飞龙製药的经营情况很不乐观,今年都是第三季度了,账面上还是大面积的亏损。其实这也难怪,自从去年10月份雄风胶囊出问题以后,由于其本身的亏损,加上虽然一再压编製、省费用,也仍然会继续发生的水电、人工、通讯、利息等费用,前后亏损高达三百多万。   今年新投产的「生命原液」,虽然效果很好,但工厂效益不行,广告投入上不敢怎么上,基本靠口碑销售,加上是新药,影响力有限,按照财务的统计是毛利五十多万,到年底最好的可能是达到一百二十万左右的毛利水平。   这样算下来全年亏损将达到两百多万,而这样下来的话,公司的流动资金将全部被消耗掉,现金流陷于枯竭,到时候银行再一逼债,而飞龙财务不好的名声已经流传开来了,拆借款项十分困难,届时也就是飞龙製药的末日了呢。   「商海浮沉,不外乎两个境界,一个是锦上添花,一个是雪上加霜,再没有第三条路可走的,」赵志感慨地说道,「白秋,你看,当初飞龙的雄风好卖的时候,商家都来要货,银行全来送钱,只要风头一过,牌子一倒,门可罗雀、冷清凄惨啊,现在来的可是逼债的了呢。」   「是啊,」我也应和着说,「现在的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大家都喜欢吹气泡泡,这就像自行车一样,只要轮子在转悠,就不会倒下来。我们以后要想事业发展的话,也只有走锦上添花的一条路了。」   「世道日益艰难,什么路都不能一条道走到黑啊!」赵志若有所思地说。   「走到哪儿黑就哪儿歇吧,大哥,咱别光报忧不报喜了,来谈点高兴的事情吧。」   高兴的事情当然指的是「龙丸」这一块了,如今这简直成了生金蛋的母鸡了,从去年11月份生产线投入试验运行到现在的两班倒,这条投资只有区区几十万的生产线(还被我大吃回扣)竟然最高达到了每日纯利8~10万的水平,按赵志的方法简单计算都有纯利1500多万,这还不包括我动用的买房置产的约200多万和他为维护生产和飞龙厂信誉形像採用各种方式转投消化回去的280多万(80多万买宝马了)。   1500万,我们都没有想到有这么大的数字,而且这全部可以立即提成现金供我们任意挥霍,但人也挺奇怪的,没有钱的时候特想钱,而今有了钱后却该干啥干啥了呢。   「大哥,咱们一起这么辛苦的,也该犒劳犒劳自己了呢。」我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点了一下,赵志当然也不是什么公正廉洁的正经货色,「是啊,都挺辛苦的,该享受享受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你我兄弟也该算成功人士了呢。」   「东西账目都在这里,大哥可是一分一毫都没动啊!」赵志标榜着自己,其实我心里有数,他小子不在里面吃个百八十万的老子就不姓白,但是财政是他抓的,功劳也有他一大半,怎么也得让着他。   「大哥辛苦,这样吧,我看咱们就一次到位,直接进入成功人士,拿5块钱来分吧。」我谄媚地笑着开始分享胜利果实来了。   赵志当然不是傻子,知道我说的「5块」就是「500万」,「好啊,你看怎么分呢?」赵志把球踢了过来。   「大哥是兄长,干的事又多,这样吧,你三我二,怎么样啊?」我为了这来之不易的团结局面当然只得牺牲点自己的利益了。   「哪里,还是一人一半吧,」赵志假意推辞着。   「别,大哥,你这样我跟你急,兄弟跟了大哥,以后赚钱的机会有的是,大哥有家庭负担重,应该多点。」   「好小子,大哥没白拉你,就这样吧,明天我就交给你,说实话,老放在哥那里哥还挺担惊受怕的呢。」   「好啊,这样吧,明天你把我的带到厂里,我自己来拿。」   「全现还是打在卡上呢?」   「我不喜欢用卡,容易被追蹤,还是全现好,这样我也可以数数,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商量好了这事情,我们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有了钱,腰板也硬了、心气也盛了,「钱能壮胆」这话还真是那么个意思呢。   「大哥,剩下这1000万可是个烫手的山芋啊。」我道出了考虑多日的忧虑。   「是啊,这可是地地道道的『黑钱』啊!」   「那怎么办才好呢?」我有些着急地问。   「办法还是有的,我想我们通过一个别的公司来倒钱,把黑的变成白的,当然最好这个公司是很不容易追查到的。」赵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假定这个公司是A公司,A公司可以通过龙腾或者直接投资飞龙,这样就合法了。」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那什么样的公司可以利用呢?赵志接着说:「不外乎三条路,一条是国内的,如象西藏的或者军队的,一条是发达国家或地区的,如象美国、香港什么的,还有一条是发展中国家,如象斐济、百慕大什么的……」   「那我们找哪一条路走呢?……」   我正问得起劲的时候,谢娟一下子推开门气喘吁吁地进来了,我和赵志的脸色都变了,「爷,快点,快去看看……」谢娟着急地叫我,连称呼都弄错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赵志疑惑地问我,我摇了摇头,连忙走出总经理室往下走去,赵志和谢娟跟了下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在太太出国留学的日子里